许阳许月小说by离雎《眼底桃花酒半醺》章节试读

许阳许月小说by离雎《眼底桃花酒半醺》章节试读

时间:2020-05-08 16:56编辑:大怪

眼底桃花酒半醺 连载中

眼底桃花酒半醺

分类:古言 来源:花语小说网 作者:离雎 主角:许阳&许月 时间:2020-05-08 16:56

主角是许阳和许月的小说《眼底桃花酒半醺》是离雎撰写的一本比较火的古言小说。小说主要叙述:虽说这学习的过程较为艰难,不过许月还是得以在众人之中脱颖而出,一举成为了这戏班子中度佼佼者。

眼底桃花酒半醺第3章

翌日,许月便被叫到了内院,在几十号人的迎接下正式拜师学戏。拜师的过程倒也算不得多繁琐,顶是在眉心以朱笔点一红珠罢了。

“许月,我是舜英,这是我的妹妹舜华。”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从人群走出来,牵着一个比她身段窈窕,面容相似的女孩对她和善道。

“我是柯松!”“屈雪。”……

她这一听各个人儿的自我介绍,心里算盘打得明明白白。这总也得算是数一数二的戏班,故而班子里上上下下也是要有三十几号人了。要么是卖身的,要么就是无家可归的。逢着这乱世,凡是个老百姓,没有一个不是命运多舛的。

她和他们倒也算是同病相怜。可惜如今这戏园子竞争力大得很,大家都不由自主地把周围人当做自己成名的绊脚石,算不得多和睦。

从这天开始,许月就正式进入了戏班子学戏。和她熟悉的,便是这舜华舜英二姐妹。无他,只因三人同样都在戏班子里受尽排挤。

说句实在话,许月并没有因为作为那班主的“儿子”成为众星捧月的存在。相反,她的处境也只是比舜英舜华二人略微好一些罢了。

要说这舜英舜华吧,也算是个苦命的了。班子里不谈许月,总归就是三个姑娘。除她们二姐妹外,还有一个叫屈雪的不是?好家伙,那为啥班子里的人矛头都指向这二姐妹呐?这还得从老多年开始谈。

要说这二姐妹呀,好多年前正和那屈雪好着呢!结果这人心难测呀。戏班子里没有人不知道屈雪唱的那是一出顶好的《对花枪》。

诶,这倒好!这班子偌大,自有几个想要令屈雪出丑的。正说着台上的人儿唱着吧,那簪花突地掉了。这一掉可不是一两支,几乎是那头上别的簪花,都坠了下去!

这一坠不要紧,她那一看,摆在台上的簪花都是了残簪断簪!她这心里了了:定是有人在簪花上动了手脚,将其磨成了两截儿,摆明了就是想要她出丑!

可屈雪自是不能慌。也只能是小心翼翼地移着台步,故作优雅地拾起,挽了一个兰花指轻轻一绕,再将其插进自己的发片之中。

但这老旦呐,唱的不就是一个沉稳温顺?这变故,沉稳自是做不得了。

奈何这台下听客不知啊,自是以为是屈雪的新把式,偏偏这“新把式”又没有演出那老旦的庄重,便都搁那外边传。

至于传什么呢,不过就是那屈雪学艺不精还非要进行“改善”诸如此类的谣言。可惜这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呐,这谣传的愈发过分,久之,竟说屈雪毫无步法,全靠班主扶持。

都说这谣言止于智者吧,可这满城都信了。久之便没有听客愿意在她这里花银子,故而这屈雪的名气哇,是渐少了。

可这又和二姐妹有甚关联?诶呦,这时只能叹她们姐俩儿太苦命。

那时逢巧那负责梳洗阁的佣人回家办丧事儿去了,她们二人便暂时管理那梳洗阁。给道具动手脚这件事情,她们的嫌疑自是比他人大。

那屈雪的本领是数一数二,加之班主对她极其提拔,她说一个一字儿,这儿哇,除许玉宸和陈阳煦之外都没有人敢道个二。她让排挤舜华舜英,便没有人敢善待她们。

但这舜英舜华可是冤枉的。真正的始作俑者是那原先住在“静姝阁”的杨玲岚。而杨玲岚并没有停手,而是故技重施,令屈雪再次出丑。

这伶人终归是伶人,名气是不堪折腾的。这一来二去,街坊乡亲们都对她没了兴趣,凡是她唱的戏,几乎是场场凄凉。

心悦屈雪的柯松自是不忍心看屈雪这样,偷偷调查了一番,才知竟是杨玲岚干得好事。

杨玲岚本就是一个风尘女子,因母亲是唱戏的,所以自幼习了些身段。碰巧被许玉宸看见了,便收进了班子里。可她却不识好歹,一般砸了他们的场子。

后来这杨玲岚离开了梨园,这静姝阁,便空了下去。即便是澄清了这件事情,可街坊哪信呐,屈雪倒也再没有以往的那风光气儿了。

可惜了了这二姐妹,白白成了替罪羊。周围人心中有愧,可却又拉不下脸来道歉,关系就是如此僵持着。

当这二姐妹觉得一切都会有所好转时,不巧舜英红了——是被那日报捧红的。

您说她红就红罢,偏偏是老旦:这不是摆明儿想要抢屈雪的活儿嘛!屈雪一向以沉稳自持,可此时也是沉不住气了。忙请了一群记者,想要把舜英压下去。

嘿!这倒好!请的时候正是一个大雪天儿,台上呐,又因为冷热交加而翘起来一块儿板子。这屈雪可怜,竟被绊下台。

您可别以为这事儿就结束咯!那资本主义手下养着的记者,一个两个眼睛尖得很嘞!瞧准了这是个好商机,便以“往年当红老旦如今跌倒台下”为题拟了一份稿子。

这拟稿倒不要紧,偏偏主编给安排到了主页。几乎是全城的人都知道了屈雪出丑这件事情,笑还来不及呐,哪有什么时间去听戏去?

于是乎,以往同明星般存在的屈雪沦为仆人一般的角色,连这班子里的佣人都瞧不起她。

这不光给她自己丢脸,更让这班子的生意再无好转嘞。都说这恃强凌弱,人性本色。您说这屈雪一肚子气上哪儿撂去?偏偏在这个节骨眼,舜英好心地去探望了一下,顺便带来些时兴的糕点。

屈雪直觉得她是在施舍自己,之后便在梨园里大肆宣扬。又把那糕点捂化,向他们说这唐舜英给自己腐败的糕点。

这许玉宸无奈呀,只能再让屈雪登台,当是了了她这一桩心愿。那场戏唱是唱完了,可这台下没有一个叫好的,有也不过是为唐舜华叫好。

得,这下二姐妹是把这屈雪得罪完了。

之后,有些人明里不敢指责班主擅自让技艺不精的人登台唱戏,可背地里却直戳人脊梁骨。从那时开始,戏班子就渐渐冷清嘞。

可紧接着可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呐。杨玲岚刚好在许月入班子的第一天上吊自杀了。

诶,这下好了:满城的人都在传,一定是这班子压迫她,为了给新人儿腾地方。

你瞧这谣言罢,有时还真就离谱。

当然,许月也没有逃过这浪尖风口。打许月稍示锋芒起,外界便有传言,这许班主许玉宸突有一子,皮相精巧,唱腔婉转。更有甚者言,此乃许班主的风流债。

因是忧虑再逢那许玉宸时面上挂不住,故而那街坊明里不言,背地道得极紧。

这说的紧并非什么好事。以前常来班子里听戏的客人自是不愿被他人说道,说甚呢,自是背地里暗言他捧了一个风流客。

于是这些个听客儿,一个两个便都去了其他的茶楼听曲儿。

故而这好心苦命的班主便只能眼看着这楼中空空荡荡,久之糊口都是一个难事。几个弟兄跟着受了连累,得了胃穿孔,因此对许月不满,自是对其不怎么好。

舜华舜英一向了解许月,此时除了一点委屈,便也没有再在背后道几个字。

而许阳他生来便是傲气,心知这是父亲收养的孩子,本对许月没什么好感,加之父亲本是一名角,如今却因许月落魄无助,便对他更为反感了。

这话说了一圈,又到这许月身上了。

她刚入戏班时可没少受排挤,周围人直觉得她无人护着,虽面上功夫做的足,可暗里没少欺负她:道具给她拿残次品,重活儿脏活儿都给人家,连那听班主授课,她都得站后边儿听。

那班主吧,本是对她不错的。可惜就可惜在哈,这戏班子自她来后,那生意是一日不如一日。

许玉宸的确是一个明事理儿的,明白这是其他班主使的坏,可这心里总归是有一口气的。那这气往谁身上发呢?就得往小的身上发吧——于是一派倒霉蛋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许月。

许月心知自己脱不了干系,干脆便认了。不过她也是一个傲骨的,明白自己不能做一辈子都替罪羊,毕竟这班子的败落,只能怪大家没有齐心协力。

于是为了让许玉宸重新审视她,她日夜颠倒地练戏。可这许玉宸呐,却渐渐不再关心她的技艺如何了。

要谢便只能谢这许月是唱旦的,逢巧和这班子里唱的最好的青衣舜华混得好,即便许班主对其少了提拔,她也没有比谁逊色了多少。

自己学戏的过程,许月已经记不大清了。唯独记得,这偌大的班子里,她无依无靠,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尽显尴尬。且除了班主外,舜英舜华误打误撞地知道了自己为女儿身这件事情。

不过话说那当时,许月可是紧张得很。她如今想想真的是千不该万不该。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藏了七年的秘密,却因为逢了一次葵水便被旁人知晓。

不过好在这舜英一向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主儿,听了许月的说法后死命拦着那嘴巴装不住东西的舜华,才将这事儿给撂下了。

虽说这学习的过程较为艰难,不过许月还是得以在众人之中脱颖而出,一举成为了这戏班子中度佼佼者。

表面上她风光无限,实则许月并不怎么骄傲。如果说真有什么需要她骄傲的,那应该是许玉宸终于敢正眼儿瞧她了。

一晃,已是十年光阴。彼时许月风华正盛,豆蔻思春。许阳刚至十九,未及弱冠。

都说这风月无边,久化墨迹。二人的故事讷,就此展开了。兹要是您愿意,便让我给你细细地说一道罢……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许阳许月小说by离雎《眼底桃花酒半醺》章节试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