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眼底桃花酒半醺》小说许月许阳在线阅读

《眼底桃花酒半醺》小说许月许阳在线阅读

时间:2020-05-08 16:56编辑:大怪

眼底桃花酒半醺 连载中

眼底桃花酒半醺

分类:古言 来源:花语小说网 作者:离雎 主角:许阳&许月 时间:2020-05-08 16:56

离雎创作的(眼底桃花酒半醺)是现在最火的一本古言小说,小说主要围绕这许阳和许月之间的感情进行叙述。小说章节阅读:“等你学成,那是自然。”半晌不说话的男人笑了,道,“不过若是和许阳搭戏,那便应该小心着点了。他一向不喜欢技拙的人,挑剔得很。”

眼底桃花酒半醺第2章

漠漠大雪之中,她携着一袖风霜,随着男子一路向前走着。此时的她被风雪吹得睁不开眼,却依旧秀色胜月华。

她向来心思缜密,一直在悄悄观察着周围的景物,看着那路边的街道渐渐从熟悉变成了陌生,月光渐渐温柔,带着些许迷离,她勉强辩得清前方的路。

这些零散的记忆,时隔多年才是她忆起的时候。彼时年代过的太久远,同一张破碎的照片,再也拼不齐当年那副意气风发的模样。

她未曾没有顺着荒芜的记忆寻找着七零八碎的记忆,却也是一无所获罢了。如今倒只记得那天的雪很大,乌云几乎遮住了所有星子。

那时的她,眼眸细闪,仿若藏入了星辰万物,一笑之时,眼眸动荡的水波使那春色都不及万分。

借着朦胧的月光,尚是黄口的她抬头一望,头顶的牌上镀着三个大金字:浮生坊。

“浮生…浮生坊……”许月断断续续地念着。这字眼望去自是好看,只是这“浮生”二字,她并未确切地体会过。

浮生,又究竟是什么呢?

男人循着她的目光望去,将目光死死钉在那个牌子之上:“是啊,浮生坊。”

这名字的来由,说来倒也可笑。他这一生过得坎坷,仿若生来便活在戏中。世间八苦,他倒全历了个遍。殊不知唱久了戏,倒也变成那戏中人了。

浮生,顾名思义,浮生若梦。人的一生活得苍凉且孤独,荒谬又沉重。他想,那便是梦吧,不切实际、寂寥凄惶的梦,勾勾勒勒,绘作了一副斑斓的梦境,醒了却又是一片虚无。

戏本唱的便是情,唱遍的也不过是那爱恨离别愁五字。他持一面笑颜,那台下的人也同着牵动心思,痴迷的主,也同着勾唇。他捏一副悲颜,台底下的人也跟着湿了眼眶,悲痛的人,也跟着垂泪。

只是这戏里戏外,倒也凭不得谁去谈。本说这人皆活得不同,却因为是这动荡之年,人人都被压为了枯瘦的面颊。

“浮生,是什么意思?”女孩看着那蒙着雪的烫金大字,喃喃问道。

“就是生活罢了。”他伸手,看着晶莹的雪在指尖上打转,久久不化。

“可为什么会用这个命名?”

男子愣了一下,悬空的手微微一颤:“权因是世间有着八苦罢。”

“八苦?”许月挑眉,寻思了半天倒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,“那又是什么?”

男子轻叹,嘴角勾着微甜的苦:“八苦就是这世间的八种苦楚罢了。”

“嗯?”许月蹙眉不解。

“八苦之中,情字一字最是单薄。便是拿这‘情’字道个一二罢:若你爱一个人爱得深沉,却又在阴差阳错之中分开,之后再未谋面,那便是苦,是情伤。”

“许月不懂。”她呆呆地望着那里,思索了良久才道,“浮生本应是甜的,何来那八苦之说?我虽生得贫贱,但却未曾吃得了什么苦。”

“且不说我。按照爹爹您的想法,那便是有情人不得善终。可若有心上人,就应在一起,相守终生。又怎会因得了乱世而分离?”

“可这乱世,又怎允得了将军白发,戏子华丝?”男人摸了摸她的头,眼中辉映着纷扬的碎琼,像是谁的泪,与风的厉泣交融着,“你尚年少,自然是不懂。”

尚是年少,心愿走南闯北,浪迹天涯。设若选择了一条路,便是旁人千般阻拦也要走下去。

他们往往会在撞得头破血流之际抿唇一笑,肆意妄为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。没有被这世事磨平了棱角的少年,那应是风过林梢之时的骄阳罢。

可回首,那往日少年,又存得了几分?

“也罢,不谈那个了。”男人垂眸,像是想到了什么事,久久没有说话,只是那鸦睫又垂得低了一些。

“戏班里,还有谁吗?”许月过了许久,见男人还没有进去的意思,便愣生生地开口道,“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?”

“戏班里自是会有其他人。不过你倒不必担心你的处境,毕竟你随的是班主的姓,傻孩子。”男子牵起她的手,刚想走进大院里又想起了什么,转身对她嘱咐道,“以后记住,若有人问起你男女,你便说你是一个男子,只是长相清秀了些,明白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入了这个院子,走出那垂花门,向那西边的小院儿去。你住在那顶北边的厢房,可好?”男子问道。

“那您呢?您又住在哪里?”许月向着那街门的门缝中望着,“莫不是住在那正房?”

“正房可是唱戏用的,我住正房作甚?”男子发笑。“那便是后罩房了。”她指着那高耸的屋子,“怎么说这后罩房也有两层,总归有一间是您的吧?”

“后罩房都是给一些老人们住的,那里无太多的风口,离那城又是远些的,静。他们大多都已经四十出头了,本就应该好好休息。”男子揉揉她的脑袋,“我住在西厢,许阳的隔壁。”

“这样吗?”她略有一些失望,“本来想借着您住后罩房的机会好好参观参观的……”

男子虽没有听见他的后半句话,但倒是从她的前语中听出了几分不对劲:“怎么,你不愿意住在西厢?”

“西厢那地儿好倒是好,且不说我不知道这戏班的庭院构造,连临着谁我都不知道。这既是那偏院儿,那我隔壁东厢房住的又是谁?我素来寡闻,竟不知这三进院的西厢房有几间屋子。”

男子怔愣了一下,全然没有想过女孩会问这样一个问题:“这西厢房总合下来便是三间。住你东边厢房的是我的儿子,九岁,名许阳。”

“许阳?”许月侧头,食指点着唇寻摸了半晌才道,“这名字倒也与我几分相像,莫不是您的儿子?”

“是。”男子思索了一会,道,“不妨日后你们便以兄弟相称罢。你姑且等等,我同你一齐去那西厢。”

“是。”

这是一个三进院的四合院,大抵也是男子花尽了多年来的积蓄换成的罢。入了街门,前方便是影壁。紧接着是抄手游廊,顺着那小径走过去,来到一个装修豪华的垂花门前。

两扇赤红色大门的中间镶着一对精致的金色手柄,即是隔着那一派月暮朦胧,也甚是好看。

她随着他左转右转,原本扑朔的小径却是在刹时豁然开朗。他向四周一望,只见着各个厢房上都立着一个牌子。

自己所住的名为“静姝阁”,旁着的是“秉德阁”,“德音阁”…对立着的是“燕婉阁”,“琇莹阁”,“承宇阁”…

总之这各个厢房牌匾上的用词,都是极其秀美的模样。

她刚随着男子迈上那秉德阁的台阶,便听里面那歌声不断:“见我妻拥云鬟花容无改,好一似天仙女步下瑶台……”

许月刚刚想要动身开门,却被男子一把拦住。她疑惑地抬头,刚想开口,却看他蹲下低声对她道:“许阳一向不喜欢在练戏的时候被别人打扰,左右这出《白蛇传》也差不多到了末梢,我们等等便是。”

许月听着这词,倒也记起来了一二。听着这咬字,应是那姜派的唱腔。想来,这大抵便是自己第一次听到的《白蛇传》了。

风声夹着歌声在她的耳边打转,她看着那窗中的剪影,思索了半晌,却仍旧是大不解:“这出戏中光数主角便没有白素贞和岑碧青,配角中没有那憎人的法海,还有哪吒,他独唱一个许仙又算得了什么?”

说罢,她哈了哈气,搓了搓手道:“从这窗中剪影上看,他应是未换下那戏服。倒也不知他为何要一直着着这一身戏服,久久地穿上着实是不舒服。”

“虽是这样,但他愿意便好了。他一个人练练腔调,穿不穿戏服但凭他意。本就是一个人练着唱腔,即便是没有他人对唱,又怎算得了什么坏事?”男子微笑着刮了刮她的小鼻子,“虽说他唱戏时不能被旁人打扰,但这外面终归是风大。我们不妨进了他的屋,等他唱完那戏,如何?”

“好。”许月点点头。男子点点她的小鼻子:“那你万不能作出一声。且你是女子之身这件事情,只能是你我二人能知,可好?”

“唔…好。”

男子点点头:“好,那我们便进门罢。”他侧身,轻轻地为许月捎开了帘子,扶着她的背入了屋子。

她抬头一望,打量这屋子中的陈设。这屋子里干净整洁,东南角生了一个火炉,虽谈不上多么温热,但终归还算是比那屋外暖了些。

在那西南边架着一个架子床,床头柜上摆着熏香,飘飘扬扬的钻入了刻满浮雕的衣柜中。旁的,紧挨着北墙的是一个高大的书架,里面载着各式各样的书,都是清一色的普兰。底层书旁还随着一个踩高用的小圆凳儿。

在书架的正东,床的顶北边儿搁着一个檀木桌子,泛着光的桌面壁纸摆着一套茶具一本戏文,边儿上挨着三个木椅。

继而听那歌声一顿,她才向那人望去。只见他仍着着许仙的行头,身段板眼都算得上是极好的。此时的少年微微挑眉,旋即便调整好了情绪,接着把那戏唱完。

“我们永不分开,永不分开……”

男子没有说话,只是领着她坐上了那椅子,面带微笑地听着戏。许月托着腮,凝望着眼前的人儿。却道不出来是什么样子的感情,他笑时含春,悲时夹雪。倒是将那人儿演活了。

待那一曲唱罢,许阳不慌不忙地理了理水袖,才抬头向许月和男人望去,微翘着兰花指抬向许月,道:“爹,这是?”

“你的弟弟,许月。”此刻的男人已经斟好了一盏茶,轻抿了一口才缓缓道,“他虽是我收来的,可我却把他和你一样看重。你莫不能欺负他。”

“自然。”许阳嘴上应着,暗自藏住了眼底的不解,毕恭毕敬地作揖着对许月道,“我们以后便是一家人了。”

未等许月回话,这少年郎便径自捋了一下裙,颔首坐了下去,眸中添了几分期待:“爹,我这一出戏唱得可好?”

“好,自然是好。”男子摸了摸眉梢,仔细回想了一下他的眸神,才道,“但你眼中却缺着情。即是把这许仙演得再生动,终是差了一些。”

许阳思索着,久久没有说话。

“为什么要穿着戏服?”许月虽是一个沉稳的主儿,但还是更喜欢热闹多一些,她从一进门就一直在打量着他这身行头,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又怎能放过?思虑几许后便颇有兴趣地问道:“你不是不是只是在练功吗?”

“既然是练功,那就应该更好好地揣摩人物,”许阳低笑,“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小娃娃,竟不知道我的风格。我一向喜欢这样练戏,穿得像了,正式了,方能打起来十二分的精神,演活一个角儿。”

“这样吗?”许月撅起嘴想了一会才道,“可是水巾缠着真的很疼的。”“我们是戏子,就是死也要死在台上。”许阳看她着实可爱,便一边揉捏着她的脸一边道,“待你可以登台唱戏,就明白了。”

“唱戏?”女孩眼神一亮,“许月也可以登台唱戏吗?”

“等你学成,那是自然。”半晌不说话的男人笑了,道,“不过若是和许阳搭戏,那便应该小心着点了。他一向不喜欢技拙的人,挑剔得很。”

“和我搭戏?”许阳挑了挑眉,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男孩有哪里配得上自己。碍于父亲在场,倒也只能把这心底下的话吞了,道:“那你应该好好努力才是。”

“我会的!”许月笑了,全然没有在意他神情的停顿,“有一天,我会成为你的搭档的!”

“好。”许阳眨眨眼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我等着。”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《眼底桃花酒半醺》小说许月许阳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