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阳许月眼底桃花酒半醺小说章节阅读

许阳许月眼底桃花酒半醺小说章节阅读

时间:2020-05-08 16:55编辑:大怪

眼底桃花酒半醺 连载中

眼底桃花酒半醺

分类:古言 来源:花语小说网 作者:离雎 主角:许阳&许月 时间:2020-05-08 16:55

(眼底桃花酒半醺)是由离雎潜心创作的一本古言小说。喜欢这本古言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:他的那只大手莹白且寒凉,五指修长,皮肤纤细的同缎子一般令人羡艳。在没有于许阳相识之前,她常想,这大抵就是这世间顶好的人儿了吧。

眼底桃花酒半醺第1章

“班主,您行行好吧,我们以前常来您这里听戏,您就算是看在我们面子上,把这个孩子领走吧……”

女子凄凄惶惶的声音同刺骨的风融为一体,风霜凝结于她修长的睫毛之上。她泛凉的指尖死死拽住了清冷男子的衣袂,眼泪在一双深邃的眸中打着转。

望着眼前男子犹豫的神情,女子的心中更是没底,她双手合十,怯怯道:“许先生…求您了……”

“就算是我们饿死了,也不能亏待这孩子呀,家中的东西都通通拿去抵债了…我们实在养不起孩子了……”她悄悄地瞥了一眼身后的女孩,又恐慌男子转身离去,语声颤抖着补充道,“我们知道女子唱戏终究是有几分不妥…可…如果不把她交给一个好心人,明天就要被送去当那恶霸的童养媳了……”

男子的折扇开了,又合合了又开,风掠过他的裙摆,擦过他狭长的凤眸。此刻的他微微垂眸,迟迟下不了定论:“这…我……”“许先生!您行行好吧……”女人凄厉地打断了他的话,呜咽着哭出了声。

虽说在这乱世,她是一个女孩,自来受尽歧视。但毕竟也是他们两个的亲生骨肉,若要被那恶霸糟蹋,二人没有一个松口的。

漫天的大雪纷飞而落,街边的行人寥寥无几。昏黄的路灯迎着纷纷扬扬的雪,简单勾勒出四人单薄的身影。

这不,方才看清是一对男女携着一个女孩跪在一个男人的脚边,而那方至黄口的女孩,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。

她没有像同龄孩子一样的吵闹和聒噪,也没有他们的活泼开朗。她安静得像一个及笄的女子,老成且沉默。

那身形略有一些猥琐的男人默不作声,而那女人却声声恳切:“虽说她是一个女孩,但女孩又何尝不能唱戏?既然现在都已经允许女子登台唱戏,即使有几分不妥,那又如何?”

那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稚嫩背影微微一颤。

在没有鹅黄色的灯光的照耀的角落,女孩没落在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“我……”男子仍旧犹豫不决。微薄的声音随着雪消失在了风里,落入女子荒芜的心中。

男子却低下头,选择了沉默。回想这班子里那舜华舜英二姐妹的处境,便不想再答应这一桩苦差事。

那舜英舜华二姐妹本是极有天分的戏子,可先不说一登台台下尽是唏嘘,光是这戏园子里那些男子家的排挤,便让她们受尽苦楚。

雪仍在下着。寒冷的风夹杂着雪贴着女孩的耳畔扎来,刮得她脸颊生疼。虽是如此,她也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,默不作声的听着三个人的谈话。

“班主,我们是真的没有钱养活她了…我们也是左右碰壁,迫不得已才来这里求您呐!”女人急得要哭了。

他们夫妻二人欠下一屁股债,家里但凡值钱的东西都拿去抵债了。如今若往那荒落的院中一瞧,倒也只能说是家徒四壁。往前,那耗子倒也是多有几只,可如今却连一只小虫都没有。

前几日那讨债的人带了几个人抄了自家的房室,又看上了自家女儿,竟说要让自己家的女儿拿去抵债,一切都一笔勾销。

可女孩才六岁啊,这乱世之中,皆是勾心斗角,处处惊心动魄,她就像是案板上的羔羊,如何自保?

女子本就是一个母亲,又怎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被送入虎口?

于是她四下求人,却处处碰壁。这世道纷乱啊,没有一户人家愿意收留女孩。但若不是事已至此,她又怎会找上许家人,让自己的女儿做下九流的戏子?

望着男人迟疑的面孔,女人更焦急了一些:“若是您铁了心的不收她,让她再接着跟着我们,那不是让她活受罪吗!”

“好了。”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壮男人开了口,“许班主,我们自知道您的难处,若您执意不收吾家幼女,那便如此吧。”

“我们也不过是泛泛之交,于情于理,您也没有任何义务收我的女儿。”男子尽量避开了女人载满恨意的双眸,默了许久才道,“那便不打扰许先生了,我们…告辞。”

“孙曜宗!”女人凄厉喊到,“若没有你,我们孙家又怎会落得如此的境地?!如今你倒是好了,把女儿拿去抵债之后又能做回那个风流客……这些不提也罢,你若是让我的女儿卖了身,让我这个当妈的该如何自处?”

“好了。”男人别扭的轻咳几声,踉跄着起了身,扑落身上落的雪,才缓缓道,“可以走了。”

“孙曜宗!今日你若是敢走,我们就断绝夫妻关系,我也不必每日为你的债而愁!你在外面欠的风流债我都可以不管,但是我的女儿,我不许你动她!”

那名唤孙曜宗的男人却没有回头看她,只是径自伸手扣上了女孩的小手,转身欲走,却发现女孩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,同一个木偶一般站在那里。

男人疑惑的转了头,将目光定格在女孩身上,用力的拽了拽女孩的胳膊,道:“走。”

“爹爹,我不走。”女孩没有回头,只是闷闷地回答着。

就是在和他说话,但她一直在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,久之,竟生得一幅莫名的熟悉感:“您应该就是我们这里的许老板吧,我听过您的戏。”她讷讷道。

兴许是从小就被女人带大,自来学得三从四德,不敢于语言之中多加几分感情。

即便她的言语之中未曾流露出任何的感情,眼眸中却盛着满满的敬佩:“我很喜欢您在台上唱的戏。”

“那你喜欢唱戏吗?”男子心生了兴趣,生恐那女孩听不见自己的问题,弯下腰问道,“你喜欢唱什么?”

女孩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我喜欢听戏,记得没错,最喜欢的应该是一出《龙凤呈祥》。但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唱什么,至于这戏里面的人儿,我也不了解多少。”

“班主,您看我家女儿也并非对唱戏有多少抵触,您……”女人见状,忙开了口,旋即又生怕因自己的话多而使男子换了主意,又忙停了嘴,与男人一齐盯着女孩。

四人随着女孩的缄默不言又陷入了沉默。

兴许她生来就是一个慢性子,一向沉稳敛声罢。但是她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,在与男子对视的一刹那,那男人的心便软了下来。

可她却没有任何的语言和动作,只是静静地看着男子,从他的眉目再到胸襟。

那男人长相是极其清秀的,不知道为何,她脑海中能想到的词却只有“惊鸿”二字。

光是盯着他那一双眸子,便可看见水光流转,满满的桃花水色,顺着他的眼角微微垂落,晶莹的雪在他修长的睫毛上跳着舞。

眉若远山,发若浮云,形容的便是这等男子吧。

她虽年纪小,倒也清明家中的状况。父亲好赌,常年混迹于勾栏瓦舍,尤爱沾花惹草。而一向温柔多言的母亲也只是个卑微的绣娘而已,每天都是饥一顿饱一顿地活着,生活自是不顺。如今看来,把自己送入这戏班这个主意,想必也是迫不得已而为。

“但是……啧。”男人略有一些迟疑,却因想要顾及女人的面子,从而没有离开,“您们不妨先容我考虑一下。”

“班主,您知道的,您们的戏服一直都是我绣出来的…哪怕是看在这个情分上,收了她,让她女扮男装也好,或者是做一个打杂的也罢。但凡您能让她吃一口饱饭,那您就是我们一世的恩人!”

女人慌忙把女孩拽到自己的面前,红着鼻尖道:“您看看我家女儿,她随我生得的皮相虽不说是一等一的好,但也算是小家碧玉…请您收了她吧!”

“求求您了!”

闻声,男人神色复杂地望着女孩。此时的女孩眸光坚韧,稚嫩的脸庞迎着光,倒也有了几许风华。

男人的眉微微一跳,恍惚之中觉得她有些像当年的自己,有仿佛不怎么像。

“也罢。”过了良久,男子叹了一口气,弯腰牵起了女孩的小手,摆了一套亲切的模样,笑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女孩愣生生地回答道:“娘说了,入了班子我就是您的人,叫什么名字,做什么,全听班主的。”

“你倒是懂事。”男子被她这副可人的模样逗乐了,宠溺地刮刮她的小鼻子,“那么我姓许,你就随了我的姓吧。”

“那您……”女人的眼中盛满了激动,刚想要说什么,却被孙曜宗一把拽回来:“好了,班主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给足面子了。”

女人刚想要反驳什么,却又自知理亏,只是缩了缩肩膀,便也没有再吱声。

不过许先生倒也没有顾及二人的谈话,只是他抬头望向天边,看了许久:“这么大雪居然还可以见到月亮…不如,你便叫许月吧。”

女孩睁着一双大眼睛,心里默念了很多遍这个名字,才点点头,道:“许月…名字真好听。”

“傻孩子,那是你的名字啊。”男子笑了,轻唤她的名字,“记住了,日后你的名字叫做许月。”

“许月……真好听。”女孩忽地展开了笑颜,方才露出了黄口小儿的稚嫩。

“好了,让妈妈来抱抱。”女子似乎有一些等不及了,红了眼眶将女孩轻轻揽入怀中,触及到她柔软的肩膀的那一刹那便哭得梨花带雨。

他们都心知,在这乱世中,相逢相识是何其的不容易。也心知这一别可能就是永远。

“娘,不许哭了,哭多了对眼睛不好。”许月到也心知自己的娘一直以来都很疼她,一直默不作声,过了一会才轻轻拍了拍女人瘦削的肩膀,道,“许月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,娘亲不许担心。”

“好…好。”女人竟不知是哭还是笑,此时的表情简直比哭还难看,“不哭了,不哭了。许月,好好听许班主的话,从此以后他就是你的父亲了。”

“是。”许月点点头,伸手给女人擦干了眼泪,又转身对那许先生乖巧唤道,“爹爹,爹爹好。”

男人无奈低笑:“虽说如今允许女子唱戏,但是女子唱戏多多少少还是会受到一些排斥。”说到这里,男子顿了顿,寻摸一会才道,“依我看,你对戏也有几分痴迷于执着,若以女子之身唱戏,对你日后的名利自是不利。你若是一定想要唱戏,不如便以男子的身份进入戏班罢。”

“男子……”许月的眼中带有几分迷惑,丹唇喃喃道,“莫非许月以后要娶一个女孩子吗?”

“那倒不至于。”男子笑了,一颦一笑皆是天下第一的好看,“等你学成之后,唱不唱戏,怎么唱戏,以什么身份唱戏,都随你。”

“好!”许月傻傻地笑了,彼时语调中才带有儿童的幼稚,“爹爹一定要为许月寻得一个好夫家!”

“小孩子想得倒是挺远。”男子无奈一笑,转即对那对男女道,“那么,就此别过了。”

“谢谢…谢谢许先生对家女的救命之恩!”女人对他叩了又叩,“苓玥感激不尽!”“何必行此大礼,快快请起。”男人见状,赶忙扶起女人。女人颤抖着身子,眼中尽是不舍:“望先生日后好生待家女,她一向不是一个惹祸的性子……”

“您不必担心了,我自会好好照看许月。”男子将女人从地上彻底扶起来,郑重其事道,“您自是知道的,我办事一向稳妥。”

“是……”夫妻二人巍巍地回答道。“如若没有什么事,我就带着许月先行一步了。”男子弯腰,伸手握住了女孩的手。

他的那只大手莹白且寒凉,五指修长,皮肤纤细的同缎子一般令人羡艳。在没有于许阳相识之前,她常想,这大抵就是这世间顶好的人儿了吧。

“先生慢走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说罢,他带着许月,一步一步地向戏院走去。二人深深浅浅的脚印仿若一个雕饰一般,在那纯白的雪上添了一抹璀璨的色彩。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许阳许月眼底桃花酒半醺小说章节阅读